页面载入中...

传承人——郑兰香

  曾与赵忠祥参加过多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现任中国曲协主席姜昆,在得知噩耗后,写了一段追忆赵忠祥的文章。文中提到“最后一次接他的电话,是去年在美术馆举行我父亲的遗作展开幕那天。他说,‘昆儿,我走道儿有点费劲,不去了,我和老爸有过交往,老爸在天之灵能理解我,祝展览成功!’我连连道谢。”

  姜昆与赵忠祥是1977年在广播事业局的大院篮球场上认识的。那一年姜昆27岁,赵忠祥35岁。“那时候,他人高马大,虎背熊腰,大伙都叫他‘大熊’。好交往,而且讲义气,我们年纪小,别人霸场子,他总替我们说话。”

  相识后,姜昆才知道赵忠祥在中国电视广播事业中,有多了不起。“他从事电视播出的那个年代,我几乎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有‘电视’的存在。1967年,我在黑龙江的农场总部,看见过一个苏联电子管电视机,有人告诉我,这里曾经放过苏联电影,我一直想去看。我们家到1985年才有了第一台电视。”

  如此种种,我们不难发现甲骨占卜活动在行款基本样式确立中的关键性作用。

  从目前出土的甲骨文内容来看,它绝大部分是占卜的结果,即神意由甲骨兆相表达出来的文字呈现,是一种来自神灵的从天而降的“天垂象”式的昭示。行款自上而下的字序,从形式上正好吻合这个特点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传承人——郑兰香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